当前位置: 永利网址/ 体育新闻
球迷迷什么——世界杯球迷心理分析
2018-06-14 09:00:06   来源:新华网
分享至: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让这个夏天更加如火如荼。

  一日,我下班坐公交车回家,路过某广场,竟有满广场的人在盯着一个大屏幕,大有“行者见罗敷……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的架势,步行的忘记了走路,骑车的刹住了车,全然不顾夏日傍晚的余热,在夕阳下目不转睛地看着荧幕,我一看,原来屏幕上正在转播世界杯足球赛。

  又一日,晚上,我和几个朋友去吃露天排档。酷热消退了一点的夏夜,喝点啤酒、吃吃龙虾,若有徐徐微风,跟朋友聊聊聊人生,还是相当惬意的事。我们刚准备随便坐个位置,谁知老板告知:“电视机前的两张桌子已经有人预定了。”我们一笑,不用说,定是几个朋友一起约好来看球赛的。刚开始没吃一会儿,老天下起了阵雨,我们赶紧叫老板帮我们搬桌椅,球迷们却齐声叫道:“老板,快搬电视!”

  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球迷嘛,好歹人家还有个“迷”字。不定闹钟,不用人叫,半夜两点准时醒来不成问题,因为两点钟有球赛;球迷们见面了都不用问:“昨晚看球没有”,直接就是“昨晚XXX队那一脚真精彩”;球迷们会某天情绪很高涨,因为他喜欢的球队赢了球,又会某天心情很沮丧,因为喜欢的球队没出线;球迷们会互相讨论,争论,打赌,甚至打架。球迷,就是这样疯疯癫癫、神经兮兮,幸好,世界杯四年只有这么一次。

  身边这些都还是小事,看一些新闻报道,还有更极端的,你看,“世界杯再现悲剧,意大利球迷遭德球迷枪击身亡”,为国家球队的荣辱而开枪杀人,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伟大的冲动?又如“巴西遭逆转引悲剧,一名球迷海地撞车自杀身亡”,因挚爱的球队输了球而自杀,不知道这能不能算上是一个崇高的死亡?还有“铁杆球迷辞职专看阿根廷,输球醉酒跳楼寻解脱”,球队输球,人生失意,谁对足球还能如此地迷恋?再如“尼日利亚球迷激动酿惨案,阿根廷进球刹那猝死”,球员进球,死而无憾,谁对足球还能如此地忠诚?球迷,球迷,他们为什么会这么迷?他们迷的又到底是什么呢?

  心理学者张亚戏称,假如这个世界上的球盲占了大多数,占据着主流话语权,世界杯期间疯狂的球迷们很可能被诊断为“世界杯成瘾综合症”,就像可怜的小孩被戴上“网络成瘾综合症”的帽子一样。她还搞笑地给世界杯成瘾综合症(world cup addition disorder,简称WCAD)下了个精准的定义,WCAD是指由于患者对世界杯过度依赖而导致的一种心理异常症状以及伴随的一种生理性不适。表现为对观看或亲临世界杯产生强烈欲望,在观看时情绪波动剧烈,突然停止或减少观看时会出现烦躁、注意力不集中、神思恍惚、无法工作学习等临床表现。某些重度患者在世界杯结束后会产生极大的失落感或无所适从感。她还风趣地地列出了若干条诊断标准,她说:“按照这个标准,大概,世界杯成瘾综合症之所以未能如网络成瘾综合症一般沸沸扬扬,进而‘荣登’精神疾病的殿堂,主要不足之处在于——横竖,四年一度的比赛结束了,成瘾行为也就终结了。”

  真的会有人患上“世界杯成瘾综合症”吗?

  答案是肯定的。只不过在这个球迷变得疯狂,非球迷转为伪球迷,讨厌看球的也闭上了嘴的时刻里,足球成瘾是被绝大多数人接受和理解的。其实,心理学上所讲的“正常”,无非也就是大部分人所处的状态;所谓的“变态”,也就是非常态而已,这从“变态”一词的英文“abnormal”(反常的)可以看出来。在一个人人都看、都谈世界杯的情况下,不看世界杯反而成了“变态”。这也是一时间出现如此多伪球迷的原因。

  当然,还有个关键的原因就像张亚说的那样,横竖世界杯词四年只有一次,而且一次也只有一个月时间,一旦世界杯结束了,成瘾行为也就没有了,不会长期地影响人们的工作和学习。这一点不像网络,网络是个永远不会休息的家伙,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的分分秒秒它都在,用我们有限的生命和肉体扑在网络,实在是耗不起!

  然而,尽管喜欢足球是很好的一件事,世界杯也是为大多数人所接受和热爱,但任何事物,一旦过分,便会成为不足。过于痴迷某件事物,极可能会影响到周围其他人(有天半夜我就被一阵叫喊声惊醒,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德国队进球了),至少是会影响痴迷者自己的健康,看看上面过激的例子就知道了。那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迷恋足球,甚至成瘾呢?在此,我们不妨来做个球迷的心理分析,以增进我们对自己行为和心理的了解。

  我以为球迷迷恋足球的心理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投射与宣泄。踢一场足球,力比多(精神分析术语,可泛指能量)无疑会得到痛快的宣泄。心中的不快,随着一脚射门就有可能变得无影无踪。但是看球呢,也会得到淋漓尽致的宣泄吗?会的,因为球迷们看球时,都是在投射(精神分析术语,指个人把自己的意愿反映到他人身上)。毋需置疑,不少人看球时会幻想着自己奔跑在绿茵场上,带球、过人、传球,最后一脚精准射门。所以,看一场足球,有人也会流一身的汗,恐怕与此不无关系。流一身汗,脑内的多巴胺分泌也自然会增加,我们因此就体验到了更多的愉悦感。

  二、合理化。很多事情都能宣泄我们的力比多,但并不是每件事情都被这个社会所允许和赞赏。如果脚下没有足球,一群人在一块地上追来追去,还有身体冲撞,就很有可能被人们认为是在打群架。如果电视机里没有世界杯,一群人看着屏幕,哪怕是在放武打片,大喊大叫一定会被认为有神经病。但有了世界杯,一切都不一样了。世界杯可以让全民狂欢,在大家默认的规则之下宣泄着力比多。所以,中洁心理咨询工作室的顾旭老师说:“足球和战争有着相似性,两者都是在一定的规则下,合理地宣泄着人类的性和攻击本能。”我不得不佩服顾老师深邃的洞察力。

  三、转移。一场精彩的游戏会让人暂时忘记自己的处境,犹如经历一次精彩的旅行,甚至还能让人久久回味。当我们全神贯注地观赏一场球赛时,我们是活在那个当下的,不想作业,不想成绩,不想老板,不想客户,甚至也不想足球下一秒会传到谁的脚下。仅仅是眼球盯着那个足球,足球到哪里,眼光到哪里,心也就到哪里。我想,生命本也应该如此单纯才对。可是,毕竟生活太复杂了,短暂而纯粹的球赛深深地吸引着我们。

  四、英雄主义情结。记得儿时看完功夫片,总要忍不住学主角,打上几拳,踢上几脚才算过瘾。这其实就是人们内心的英雄主义情结。人人都想成为英雄,这样才能被别人记住,但是不可能人人都能成为英雄。梅西、卡卡、穆勒、利比亚等球星娴熟的传球、带球、助攻、射门的技术,会让我们崇拜得五体投地、惊叹不已。因此,我们一定要看球赛,并且要热烈地把这些球星当作偶像。正如著名的存在心理学家贝克尔说:“我们都忍受不了渺小,总想要与伟大的事物联系起来。”

  五、从众心理。当一个人特立独行时,他或她所承受的心理压力是非常大的。心理学从众研究证明,哪怕是两根长短不一的线段,当大家都说他们一样长时,个别人也不得不表示同意,何必做“离群之马”呢?因此,在世界杯期间,身边的人都看起了球,恐怕平时不看球的,也不得不关注一下。否则,朋友在一起高谈阔论时,自己就被边缘化了。当我们不属于一个群体时,我们就会失去安全感。孤独和担惊受怕的滋味可不好受,还是宁愿当个伪球迷吧。

  六、生命意义。生命是有意义的吗?站在外星人的角度,人类生命的意义可有可无。但站在我们自身的角度,活着一天,生命就要有意义地过一天。人生短暂,终有一死。所以,问题是我们决定为何而献身?仅仅是一个射门,一场足球赛吗?仅仅某个球队的一次输赢吗?相信不是,它们只是生命的一小部分,一个过程,绝不会是全部。那些非理性的球迷们,世界杯过去了,成瘾该结束了,该找找生命中别的意义了!

  那么,说到底,我们应该如何来看球赛呢?很简单,我觉得鲁迅先生说的欣赏文艺作品的态度,可以用在这里,四个字:“若即若离。”

  文/郑世彦

责任编辑: 赵黎浩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